失去一切归思
或竟一切怀念

Fingerprints on my skin constellations that begin

转烛:

给吸吸 @过期饮料
双性转*


    山下那把透明的伞突兀地出现在雨里,像是在城市的骨骼上爬行时迷路了,血流一样淌过来。


    她真的变了不少,除了那把伞,生田望着玻璃杯里上下沉浮的气泡发呆,把原来直直的黑发烫成了金色,拿什么东西束在耳后,有湿掉的碎发垂到耳环上。隔着落地窗的雨雾有些过于模糊了,生田揉了揉眼睛,还是看不清的。她无趣时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,口红被卷到舌尖上,有些涩痛的苦。看到山下后她才下意识留意起自己今天的外表来,和高中时候的山下智美有些隐晦的相似,黑色的长发垂到肩腕,穿了黑色的帽衫和...

白的:

4张图,来回倒了好几遍……

锻炼眼力(。)

(划掉)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这样的画面😂(划掉)

不可究

老常:

假设他们出道了。


那他们的恋爱就应该不是现在这样。


大概是会波及到所有人的恋爱。


分手分得人尽皆知,和好的时候就跟连体婴式的到处晃瞎所有人的眼。


分手的原因与次数多到不可考。


台上看生田跟别人互动多了点,节目没录完就开始闹别扭。下台回乐屋的时候风间说你去哄一下,生田哦了一声,可是进到乐屋看对方把东西扔得噼啪响,心里一烦,想着每次都是自己在哄,转身头一扭,连妆也不卸就走了。


走没多久,LINE就响了,说分手。


面无表情的回了个好字,合上手机,却越走越气,手机还是同款,上面挂着一模一样的吊饰,啪啪的打在裤兜上,听...

苦果 / kill kill

山下那把透明的伞突兀地出现在雨里,像是在城市的骨骼上爬行时迷路了,鲜艳的,耀眼的,血流一样淌过来。
她真的变了不少,生田望着玻璃杯里上下沉浮的气泡发呆,把原来直直的黑发烫成了金色,拿什么东西束在耳后,有湿掉的碎发垂到耳环上。隔着落地窗的雨雾有些过于模糊了,生田揉了揉眼睛,还是看不清的。她无趣时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,口红被卷到舌尖上,有些涩痛的苦。看到山下后她才下意识留意起自己今天的外表来,和高中时候的山下智美有些隐晦的相似,黑色的长发垂到肩腕,穿了黑色的帽衫和短靴让腿暴露在空气里晃荡,——连指甲都有些刻意地涂黑了,似乎是意图证明什么。很早以前山下捏着她手腕不许她散头发,她那个时候第一反应却是喊疼,...

我先试个水

Ripples&Ljósið

寒灯独夜人:

!!!!热爱析!!!!!
超喜欢这个feel的
(在学校借了手机偷偷看,周末私评你!!!!!)
超嗨心!!!!!爱析爱析


南浦从嘉期:



 @寒灯独夜人 












我差一点就遇到你了。楼梯拐角侧身而过的时候,狄拉克那层海面揉开几道縠纹的时候,里面不巧碎入几尾涟漪,把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磨平了。前夜我梦见你。你靠在窗户前面听哪个人的死讯,眼角没有泪,像孤渴的凛冬坠进繁盛的春日深渊里,轻悄悄地喊我名字,尾音一路蔓延...

[山斗]低空

流离:

转烛:



山下智久×生田斗真



山下的印象里总是有一杯水,沿着桌边棱角翻倒下去。撞向地面之前被人接住,就有一点破碎的光落在空气里。他隐约可以记得那双手,还是很多年以前的腕骨轮廓,出现的时机巧过恰当,碰上的时候已经不免被烫伤,如同出现在他生命里。



毫无疑问那是很多年前的一桩小事,极端的疲倦过后汹涌而来的暴躁,加上周围好像永远也停不下来的吵闹声(那些声音里也有生田的一份,而他恰巧不在那个声音旁边),靠在桌边时就烦躁地抬起手把一个玻璃杯挥倒下去。然而不知为什么那个杯子里装了滚烫的水,下一秒生...

我tm 终于写完了

聚散

流离:

转烛:



SAMSARA = 轮回



江波涛能进SAMSARA这个团,纯属巧合。他的履历平平无奇,一线城市出身的优等生,陪朋友去海选时被选中了当练习生。去了公司几年,汗水浸透却得不到合适的机会。很多人如此,江波涛人精一个,也门清这里的运作法则,只有被落下的——最不缺的,就是人。但江波涛为人温柔谦和,人缘挺好。闲下来的时候,一堆比他小一届的练习生围着他,偶尔也问,江没选上,是不是难受?然后就说起同一届名声大噪的那几个。也是,这一代是那时候的“黄金一代”。江波涛也懒得自怨自艾,他笑笑说,可能是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当偶像,动机不纯吧。...

已畏世间冰深

转烛:


(1)阿尔蒂尔·兰波《地狱一季(序诗)》


怕不是世间冰层深


冬天他时常咯血,这毛病从未好过。长程旅途的间隙车厢难得空荡,他借一点光攥着手里的一本破书。咯出大块血渍的时候一块大白布伸到他眼前,鬼迷心窍似的接过,才发现那原是一个男人的袖子。那人长一双桃花眼,因为长途的旅行困倦而微微发红,半弯着腰倚在椅子背上,笑吟吟地看着他,叫芥川跟他去洗洗袖子。最冷的冬天里他只裹了一层单衣,胳膊搭在他肩上,一点余晖里影子拉得狭长。他的手指冰冷,凉过冬日雪水。旅程后半段他看不进书,眼睛粘在斜对面的人身上。他的身子的确非常纤薄,大部分时间都是靠在身边人的身上睡觉,偶尔...

© everynowandth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