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verynowandthen

【虫铁】惧光症 1 Countyline: 娱乐圈AU 旧情复燃言情小说 有少许荷兰糖意味…看了就懂…不影响阅读 ------------- Peter没想到再见他时还是下大雨,他支着伞缩在屋檐下面,身后的助理小姑娘着急地想给他擦头发上的水,他刚要摆手拒绝,Tony就从画面外走了进来。像精准的预谋一样,在这场暴雨里他是唯一的天空落处,身后的人都模糊了,Peter即使不想也只能把目光碾过去,像这里所有与他毫无交集的行人一样。Tony Stark生来如此,他注定是一个光鲜凌厉的容器,注进的是所有的目光,和无所顾忌的善意恶意。他想的入了神,Tony一如既往地没注意到他,即使周围的女孩已经...    44
Till death fell us apart Countyline: 几个月后他回到家,翻书页的时候划到了手,手上于是一道蚊子血一样殷殷无味的疤。他在阳光底下坐了一会儿,最后有点不情愿地站起身去找创可贴,翻箱倒柜的时候终于在一堆书底下找到一包破破烂烂的东西。他捡起来看时发现在更底下,埋了一坠细长的链子。那天他匆忙拒绝他,在慌乱之中忘了把礼物丢进他掌心里。他第一反应仍是那样——他下意识地去摸手机,翻到那个熟悉的置顶号码去写,写到一半天黑下来,梅姨还没回来,屋子里空空落落的,他掌心痛起来,四周的光线压进他脑海里。他遇到他太早,失去他太早,那道已经消失的光横在他与世界跟前,如今他饮每一口雪水都觉得凉。    22
几个特别戳我的点 电影里的几个细节 1.在仓库里,凯文跟虫说要不要跟Liz表白,虫说“万一她期待的是Tony Stark那样的人怎么办(而不是我,我还不够?)”。 2.被收走战衣以后小虫回家,眼角都是红的,然后带着哭腔跟梅姨说我丢掉Stark的实习项目了,“我以为我只要拼尽全力足够努力,就能让他...”然后靠在梅姨怀里哭了。 3.梅姨跟小虫说“You're distracted all the time.(that Tony Stark)has got you in the head.”脑子里全是你(。) 4.结尾处铁带着虫往新战衣那里走,中间虫说了一句“Mr.Stark I'm really...”,...    110
再见啦 夜店打碟: 从数学补习班的窗户望出去,能看见一栋未完工的楼,上面有许许多多的黑窟窿,像是矗立在城市中央的蜂巢。我记得它很多年以前就是这样子了,至于未为什么至今没有竣工,也没有被拆掉,原因不明。听说是在施工的时候手脚架突然散架,砸死了过路的人,我记得不太确切,当时我好像就在一旁。从那以后我都就很少到那个地方去了。 我最后一次到那栋黑房子去,是和朋友一起到那里探险。在那里发生过事故之后,拉起来了警戒线,就是从那时候起每个小孩子都对它感到好奇,人人都认...    60
   21
禁酒令. 茧渚抹茶: (i love him so,he scared me so.) 他绕着手腕,指尖上拎个瓷杯子,拉的骨节一片修长,屋里漆黑一片,就剩下两片光点,一片缠在赵匡胤眼睛里头,一片狼藉在墙上,陶瓷碎片晶莹剔透地砸在水泥里头,渗出点殷红血迹。李从嘉不看他,他也不跟他搭话,四面呼啸来的是棼焚的风酒,天上来的琼浆,不见得配得上谁,只有一点混乱的梦,年少初见,又是厉兵秣马,沦了迹。前些天他便不许他喝酒。他像个单薄影子泡在水里,酒喝的太多,就要溺死在梦里。他抬起眼,眼睛里空空的一片晦暗,从月底煜色里借过来的暧昧自知。赵匡胤皱眉看他脖颈上敛着点单色线,咬上去一样清凉,见了血才是好看。他走过...    32
他们本应在天上,而今莅临人间。尚不得凌驾于人世恸哭之上,鬓角落尘,封于一夜风雨。  
   4858
   2463
   151

© 暸望塔茶水间负责処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