暸望塔茶水间负责処✨

everynowandthen

唯一一颗穿着宇航服的星星

昼以长庚晚:


有一年我走公路去爱达荷,夏天,路上只有我一个人,两边是山和海一样的平原。后来一年后我被人拖着去看电影,电影里不折不扣地,那条公路投影在银幕上,就差没有我走过去,公路的尽头像个笑脸,灰蒙蒙的地面是一条钢筋带子,绕着心脏穿刺过来。我人生中的很多年都重复这个故事。我见过一些事情,然后又在不适宜的时间地点看着他们重演,了无生趣。高中开始的时候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家住在一个巷子里,电线在方块天空上错综复杂,像一张破渔网。天空阴沉沉的一片,我进到楼里面,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的电影画面里。他开门的时候我靠在墙上,铁锈都是灰暗的,我不合时宜地得知他家里没有人,和外面的天空一样空无一物。后来路上生荒草的年份,夕照落拓且拥挤,我站在屋子里,仍旧是空无一人,汹涌的晚光漫进来,后背拉出一道残破的影子。你一个人住吗?我缩在沙发上,他左右忙碌着,在大理石台子上,我忘了他在做什么。但他把杯子放在我面前的矮桌上,四下忽的沉默,我连他眼睛的颜色都记不得了。他说他十三岁的时候就是这样了,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他眼睛里的血红还是父母的离去,总之,他是故事的一个节点,我翻过这个坎的时候,跌得浑身散架。隔着一道墙,我寄宿的家庭的院子后面是一个大广场,始终没有人。我一到冬天就把窗帘拉得紧紧的,一丝光都不透。我害怕没有人经过的巨大空间。即使一条狗跑过去,在那里撒欢乱叫,也让我想到失控的虫洞里头,已经结成冰的少女,她的梦还没结束,在她的梦里,她是唯一一颗穿着宇航服的星星。但有一两个人会踏进这个迷失的空间里,容忍我院子前面几年没修剪的草,再煮一杯咖啡,三个人躺在巨大的沙发上相对无言。那几个同校的女孩在出国前就开始服药。她的医生告诉她她可能活不长了,她决定换一个地狱下。然后有一天我离开自习室的时候,后面传来一阵大呼小叫,一个女生挥舞着手机对我喊到,她自杀了。你还看得见吗?我回过头。加州的晚上过于安静,我背对着那道墙走了很久,似乎终于看见一个影子,粘在我身后或是被脚步声踏碎了,是童年噩梦或者未来的鬼魅,没有人阻止我,就好像有人掐住了喉咙,我浮在一片云翳里,想念和爱都从我身上抽离,只接受陌生人的善意恶意。我在漫画店门口坐到天亮,明明没有闭眼却梦见很多事,像是有人拯救了世界,从此世界上只有罪恶和痛苦而不存在人心的繁重。来年我回到那里,说不定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店主却没有换人,还是一个秃子,带着黑色镜框,他开锁的时候屋子里就开始响起音乐声,噼里啪啦的说唱,把我从地上拽起来,感觉好像是在下午吧,面色苍白肤色不均的男孩靠在厨房置物架上,唱着我不喜欢的歌。我看了半天那本漫画,似乎是看过又好像是没有,我经历过太多次这一段人生,最终不想要活也不想要死,只想把这首歌听完了。

lof最后一篇,给我喜欢的两个姑娘,不是同人也不是自述。有点负能量,不过真心爱你们♡
@橙色呼啸  @wqy 

火玫瑰的钟声.

昼以长庚晚:

送给11 @秃顶美少女 


 


我从金银丝线织成的梦境中醒来,墙壁上金色合欢的影子沿着午后日晷的踪迹滑进深处,金丝笼的地面上金色的碎片渗进地板的裂缝里,午后的梧桐树叶从第一滴蒸汽中抽离。厌倦了在无边的白昼中沉睡,我弯下腰贴近炽烫的地面,膝盖的骨骼被烈火灼伤,我自火焰中死去,以换得烈火一样炽热平庸的爱情。我将镶着金边的纸片灵魂赠予你,在金色的风里,倘若在另一场冰封中昏沉离去,将会有一旦在笼子的地表上跪下就能听到的响动穿透我的耳膜,齿轮转动时吮吸指尖直至骨髓流落,贝露丹迪的梭子穿过一层幕布,天空中绵密的血滴落地,重机械的针尖上穿刺着无数的神祗,他们相互交换双眼,嘴唇苍白,而我交换你的体温,温热的,明亮的凛夜,白昼如同焚烧殆尽的骸骨,暴露出城镇流丽的躯壳,在她心脏腐朽的地方,我尝到你,深蓝色的天空一样的双眼,我凑上去,吻过萤火剔透的神经脉络,吹息照亮你来路的烛烬。从冰冷的额头延阙到高热的眼膜,在某个时辰,精神错乱的零散四方,时间在金丝笼中冷却,然后暴涨开来,直至我无法预料。我该如何吻你,我的指尖缠绕在金丝笼的荆棘上,白色与八仙花蓝,过于纤薄的皮肤破裂,于是我穿过荆棘,摘落一瓣玫瑰上的晨光时,本应平庸的血液化作胭脂红的帷幔吻过棕榈树的花旁,我以火玫瑰的钟声爱你,手捧着一簇焰角鲜明。冰碴或是泪水扎痛我的手掌,重机械倒向地面,扎破了心的神灵一刻不休地交谈与相爱。脆弱的骨骼震动,在云端与地面,我凑近他。凑近他。


 

眠狼:

这张我自己真的很喜欢,还没画完忍不住透一下>< 夸夸我啦。

C38H60O18甜菊苷:

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!!!!!!!

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第二季结局这么虐啊呜呜呜呜Q_Q

补完火速而潦草地撸了个重逢糖来治愈自己。

穿着Wally制服的小小闪真的很像小闪Q_Q

很多次Dick都差点看错,然而这次没有。

神速千机奶油卷:

听说图挂了补档哈)

图1原图为游戏封面梗(前两天绿红lifeline的脑洞


终于从黑洞里回到地球上空的灯侠,看到了闪电般划过星球表面的金红色Welcome back

他想接下来他会谈个恋爱

World's Finest(独瞎瞎不如众瞎瞎)

青霉素毒菌:


世界最佳拍档World's Finest我相信很多人即使没看过也肯定听说过一些,毕竟古早漫画奇志多,里面有太多槽点了,不少人都科普过一些桥段,我也是看过别人的安利才去刷的。

但是由于年代久远,基本没有汉化所以看得人也就少了,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这么多的生肉,毕竟我是个英语渣......

看完之后的感受,最突出的那必然是“瞎”,发现那时候的基腐和现在的风格不太一样,现在很多是在迎合故意卖腐,经常用力过猛,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(可能也和我不腐有关,身边的基友大部分都看的也很欢乐的,不过虽然不腐我也还是会萌CP的,纵使大家萌点不一样,但是一点不耽误一起萌一起刷啊),而古早时期里他们有种原始的朴质感,各种情节画面“单纯”的心安理得,无论多么“大手”都会给人一种是“你大惊小怪,你想太多,我们很正常”的感觉,可能也跟那时和现在看官们的心态不一样有关,但纵使这样,对那个时候的观众来讲还是有人受不了,最后被人举报...还导致了后来两人的漫长“冷战”期,不过大家都知道,“好景”不长......

废话那么多,一是为了纪念一下自己第一次刷大量的生肉,二是BVS的超蝙电影也就要上映了,到时候肯定会吸引不少新的迷妹,也一定会有不少画手太太们产粮卖安利,所以我也来出一份力,虽然可能并没有人看......

下面我就来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些World's Finest里的知(zi)识(shi),给想要产出的大大们一些姿势参考...不对,是知识!毕竟官方出品,质量保障。

World's Finest里的花样真的很多,而那些例如双飞、公主抱什么的只是日常,以下都只是简略举例

在怀中指点江山~这张其实反倒羞涩,那只手竟然没有搂在腰上

各种搂腰双飞~

最后那框姿势销魂

下面这几个人的反应估计也是被闪到了吧

Superman专业接包一百年,超人出品,及时保障,安全放心

我们多少都看过几个那样的故事,主人公因为某某原因黑化、被控制或是处于痛苦之中,谁也挡不住,但最后总是会被真爱唤醒

对于下面这种合体造型不要以为很特殊,出场率真的非常高

你们看的那么认真,是要收藏裱起来吗

情趣项目,反派也会玩,都是自己人

抓披风,拽胳膊,牵小手

不要怀疑,老爷的男友力也是很足的

这种叫什么来着?背靠式?不好意思,突然忘了怎么叫.......

挺举式

好啦,这些日常姿势就先到这了,下面给大家来点花式的,里面还有一些我没有看明白的放出来大家一起鉴赏一下

老爷你这么娇弱,酥皮和罗宾都方了...

酥皮也是有女子力的,比如扯扯披风衣角

护头动作真的很温柔啊

各种花式应接不暇,比如肩扛式

人肉盾牌式

捆绑play

反派提供优秀作品

捆绑play终极版(什么鬼)

换装play,不知道的以为是双胞胎呢,这画的分明是一张脸啊

AU play(诶?

求婚pose

儿孙满堂,老爷你姿势很销魂啊

没事儿摔个跤啊

跳段空中恰恰啊

抱个大腿啊

做个美甲啊~老爷真是万能的,手法很娴熟啊(你滚)

一起骑个小摩托遛弯啊

酥皮同学,你就算不能飞了,也还没废了啊,自己不会抓绳子吗,都是借口,话说你二郎腿翘那么高是要怎样

一只会飞的老爷和不会飞的酥皮

男友力十足的酥皮(好多布鲁斯啊,照顾起来好辛苦)

不知道为何想到了一种中国的古老习俗

你试试亲一下,也许就醒了呢

骑大马,你俩玩的真6

众目睽睽之下,酥皮你说你这是要干啥,看把大家吓得

这个姿势容易让人怀疑此时的环境背景

最后这个我是真有点没看懂,你坐身上就坐呗,那下面是手拖着呢?但是角度看上去又很奇怪...希望有看懂能指点迷津

感觉已经好长了,好累,也差不多了

NOW KISS~no crash!

看了这么多之后,下面的这个问题就显得很愚蠢了,还问“why?”被闪瞎了吗?这不明摆着的嘛

最最后,如果有人看了并且看到了这里,在此表示感谢,真的很欣慰,还有就是以上内容除了图片没有改动,其它都是我胡诌八咧,推荐你们感兴趣的话有空多去看原著哈~